小白

高三党,间歇性更文,坚决性更好文

想更文,但不想打字

野归

周遭都是血色,脚边也不知滚落在哪边将士的人头,太阳的余晖将这里映照的像片血海…

两军交战自是死伤无数,但分明赵云早已落了下风

银白的战袍沾染着不知是谁的血迹,肩上也刚被敌军砍了两刀,他却丝毫不惧

只是借着山势远远的望着远方,长长的出了口气,奋死拖了两个时辰,应足矣让大军撤离。

只是可惜了…

自己都不知道还有没有缘分再看到她?听她再唤一声“龙哥哥”

赵云撑着长枪勉勉强强站稳,敌军见他还有异动,又警惕地包围起来

两者皆是疲累,只是强撑着,撑到对方先倒下为止…

远处传来马蹄声,敌军的战士们也随之行礼

呵,两军交战哪还有这么多的规矩?赵云嗤笑

敌将骑着战马颇为威风,忍不住讥笑道:“赵将军,看着这落山的太阳是否正如你此般一样大势去矣”

“呵,那又如何?”赵云嗤笑,军人战死沙场自是无上荣耀,谈何惜命之说?

敌将不急不慢的用马鞭顺顺马毛,嘲笑道“我们首领可是用千金来买你的人头啊,你说是生擒,还是杀了算了?”

还未等赵云回答,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骑马小卒冲入包围,跌跌撞撞的下马,磕头道“将军!我们的粮草被烧了!”

噗,赵云笑,韩信那小子的恶趣味到现在都未改,临走还烧人粮草,是仗着有自己拖延时间么?

敌将大惊,惊骇过后又是大怒“快!生擒赵云交于首领将功折罪,否则我们都得死!”

“呵,不劳你们首领动手,你们现在都得死!”赵云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长枪一拔便直直刺去!

犯我国土者,杀!

侵我家园者,死!

只可惜他太累了,肩上的伤又一次裂开,痛的发麻,痛的险些提不动长枪

敌将大惊,但面对刺来的长枪,也是一瞬没了性命,敌军将士们又一次一拥而上

赵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仿似跌入了无尽深渊。。。




醒来时,不,赵云都没想过自己会醒来,似乎是在一间草堂

赵云动了动手,在确定着自己是真的活了下来,扯到肩伤时,痛的倒吸一口冷气,却又记不清自己伤从何而来…

“你醒了?”门外进来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小童,见他醒了,开心的向外道“先生,他醒了”

门外便又进来一位年轻人,蓝色长衫,一把羽毛扇

仙风道骨?赵云想着,却又觉得不对,一时间自己也找不出何种词汇来形容这位年轻人

“你老是盯着我家先生看做甚?”小童撇嘴

赵云才惊觉自己失礼,忙收回视线,无处可看,只能看着盖在身上的被子

“不得对客人无礼”年轻人斥道

声音也好听,比自己以往听过的都好听

余光瞥见年轻人的衣角。抬眼望去,见年轻人也在看着自己。不由得呼吸一滞

“你可还记得什么?” 年轻人眉眼弯弯“大夫说你撞着头,怕是会有不妥。”

赵云征征的摇头。

“那你可记得你叫什么?”




时光似是停住,似在往后走,停在那个大雪的夜里…
一个女孩脆生生地问道“你可记得你叫什么?”
缩在角落的男孩依旧摇头。
“那我以后换你子龙吧。我们一族皆是龙字辈。”





“我叫子龙。。”赵云答道

“没有姓氏?”年轻人微微皱眉

赵云依旧摇头,也许有,只是不记得了…

年轻人倒是宽慰的笑道“无妨,望子成龙,这个名字寓意挺好”

倒是旁边的小童插嘴说“那挺巧,我叫小龙,而我家先生叫卧龙”

“就你多嘴”年轻人笑,反手敲了小童一记,才答道“鄙姓诸葛,单字亮,你也可以叫我诸葛亮”

“嗯”赵云应道“阿亮”

诸葛亮一怔,有些哭笑不得道“子龙兄,我们…还未相熟至此…”

“阿亮”赵云又唤了一声,带着一丝不依不饶的味道

诸葛亮轻叹“随你吧”便也掀了帘子走了出去

自己也是许久未被别人叫过阿亮了,以往都是师兄,师兄的唤,竟突然有些不习惯了

赵云敲了还在愣中的小童一记,又用眼神询问了一下他

“我怎么知道嘛,先生的心思很难猜的。”小童怒,复又揉了揉小脑袋“你怎么像我家先生喜欢敲我的脑袋,也不知道轻点”

赵云不理会小童的絮絮叨叨,只轻轻的又唤了一声“阿亮”

小童疑惑,没听清,本想让他再说一遍。但看着人凶不像自家先生那般温和,只得闭了嘴,乖乖退了出去

转过廊角时发现先生在书房,更是噤声不敢说话…每次先生在书房里看那个人画像都会变得阴沉沉的…明明画中的男子美艳的很…但这话却不敢当着先生的面说,听到了,可就不只是敲脑袋的事情了

小童只得悄悄抱着菜框出门挖野菜,不敢惹屋内那两尊大佛










好不好拜托也说一声吧orz

可能是个新坑🤔

“红枣糕,甜的”赵云笑着把糕点递到嘴边
诸葛亮笑骂“傻子”
还是张嘴吃下了糕点

不是影评,只是自己的感觉

看完动物世界真的像入了魔一样
第一次看完之后懵逼“卧槽!这就没了?!”
第一次全程紧张的抱着包,拽着装3D眼镜的袋子看完
第一次进场的奶茶,一口都没喝,甚至开都没有开
第一次散场后连照片都懒得在朋友圈发?为什么?电影太好了,好到我都魔怔了,我甚至分不清这个魔是叫“李易峰”还是“郑开司”
甚至是第一次深受震撼!“游戏是你们的,而规则我来定!”这眼神!这气场!这演技!这颜值!卧槽!
对了,这也是我特别想和别人讨论,但又找不到准确表达出来的电影,想向全世界安利,又想藏起来,自己知道就好的电影
如果说一定要划个度,那就是自己一个人去,我不怕;看深夜场,无所谓;全电影院只有自己一个人,不在乎
我不在乎你们这篇文章粉丝滤镜浓厚,因为这场电影,我恨不得全天下知道我是李易峰的粉丝
而且说的人请先把电影看一遍,真正的谁看谁知道

血色

Evan推了推眼镜对着经理说到“你应该知道今天的事情不是巧合,父亲为了我的安全不要Alpha,但如果所有Bate都糊涂成这样,我还是愿意牺牲一下我自己的安全的”

“这……”经理有些不安,但却不知如何辩解,这账上出事也确实怪他,

“不过我倒是有个机会,只是要看经理你要不要了…”Evan笑着,拿起桌上的咖啡慢慢喝了一口

80度的蓝山,不错,感觉就像一号那样,味道醇厚…经理不知道而已,但Omega对Alpha的气味有多敏感,自己确实清楚不过了

他很想知道那个一号,是怎样骗过父亲严格的筛选而进来的,还是以“Omega”的身份

经理眼睛一转,旋即道“我这就把一号的资料拿过来”

虽然客观上说,职员的资料应该做好保密措施,但是少东家说要看,哪里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呢?毕竟以后整间银行都是他的,还有什么资料应该对他保密?

经理越想越心安理得,更何况少东家也到了找“艺术品”的年纪,指不定他看上那个一号了,虽然两个都是Omega…但有时不过是一剂针剂的事情,经理心中暗自打算看来回头得对一号好点了…

那头的一号正拽着九号往偏僻的地方去,起初还挺配合,后来越走越偏,九号才小幅度挣扎起来“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

“我干什么?我倒想问问你要干什么!”一号基本是吼出的声“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曾经有银行为了几个血包洗了整个银行!”

“那又怎样?”九号勾唇阴测测笑着“几条命而已”

一号有些愣征,反应过来脱口而出便是一句“你不是九号!”

“聪明”九号笑着,便向他走过来“拉进这么偏僻的地方,危险的是你自己吧~”

一号退了几步,自己早该想到的,早在五号告诉自己九号偷偷拿了几个血包走,就该想到,那人不可能是九号!

只是因为九号与自己同一天进来,才多了几分信任,偏偏这信任害事!

“不过,”九号忽的听下脚步,看着窗外的月亮,吸血鬼的世界永远的漆黑一片,没有太阳,只有月亮,此时月亮正好,照的窗边银辉一片

“九号”就这样征征的看了许久,似想起了什么,讲了一句“少东家很喜欢喝蓝山呢,80 ℃的蓝山,今天怕是最后一杯了吧~”

一号听的直觉背后一凉,也就不管不顾的往经理室跑

“九号”看了也没阻止,只站在窗边,沐浴着月光,张开了双翼,一双只可能属于吸血鬼的双翼,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血色的光芒

等了一会儿,九号打开怀表看了一眼,时间到了,而自己也该走了,祝那两个人玩的愉快吧~

忽的拐角传出破窗声,把在档案室里经理吓了一跳,奇怪,平时一号的资料是放在这里的,哪去了这是?至于那破窗怕是什么野猫野狗窜进来弄破的,回头差人修修便是,少东家的事才是大事!想着便又埋头钻进资料堆里找个不停…











感觉再不写就废了(๑˙ー˙๑)





还有VOcp啊啊啊!!!ViVo×OPPO也是甜的!!!土豆×优酷也还可以啊!!!

秦王韩非了解一下啊!!!秦王为了韩非可是把韩国给灭了!!!抓起人囚在秦国的!!!!

真佩服看了下教程就会的自己

妈呀!整了一个晚上终于会整链接啦∠( ᐛ 」∠)_
明天不开船都对不起自己啊∠( ᐛ 」∠)_

今天依旧奸诈的韩信(ಡωಡ)
真的没有小可爱教我放链接吗(´△`)

作者还活着ԅ(¯﹃¯ԅ)
撸张“告诉男友怀孕系列”ԅ(¯﹃¯ԅ)
给自己立个小红旗,年前能填坑ԅ(¯﹃¯ԅ)
或者谁告诉我怎么整个链接ԅ(¯﹃¯ԅ)
让他们真怀孕ԅ(¯﹃¯ԅ)